平價快時尚眼鏡OWNDAYS 社長田中修治親撰企業管理學

書名:《破天荒不死鳥:平價時尚眼鏡OWNDAYS永不放棄的再生傳奇》 
作者:田中修治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年10月5日
書名:《破天荒不死鳥:平價時尚眼鏡OWNDAYS永不放棄的再生傳奇》
作者:田中修治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年10月5日

文/田中修治

手握卡車方向盤的人

二○○八年一月

在東京,繼新幹線的希望號廢除吸菸車廂後,全國的計程車也開始全面實施禁菸,癮君子就此邁入更加無處容身的時代。

不是我在自豪,我是個超級老菸槍。

我就像毫不在乎當時的社會風潮似的,西裝裡有多少口袋,就塞滿多少菸,一副禁菸風潮「與我何干」的態度,每天不斷的吞雲吐霧,就像在升狼煙般,同時忙碌的投入工作中。

「咦!修治先生,你說要以個人名義收購OWNDAYS?」

六本木十字路口上的知名「ALMOND」,坐在二樓靠窗桌位的奧野先生發出悲鳴般的驚呼,一面托起他滑落的眼鏡,一面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雙目圓睜,驚訝莫名。

「沒錯。最後不管我跟誰說,都遭到反對,於是我心想,這樣太麻煩了,乾脆我自己買下好了。」

我邊說邊抽菸,才剛熄菸,馬上又點了一根,朝胸腔裡深深吸一口,然後再呼出,抽得無比香甜,而不抽菸的奧野先生則是不堪其擾的用手揮除我呼出的煙,對我說:「勸你最好別那麼做。就像我之前一再說明的,OWNDAYS全年的營業額只有二十億日圓,相對的,向銀行的短期貸款卻高達十四億日圓!借款的周轉期間只有短短的八個月左右,約定的還款金額會從每個月八千萬攀升至一億兩千萬。但這家公司的每個月營業赤字卻將近兩千萬之多,陷入資金周轉異常的窘境。就算收購下來,要加以重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不愧是金融方面的專家,數字完全都記在他腦中......。奧野先生該不會連睡覺說夢話,講的也都是數字吧?)

我聆聽奧野先生的意見,隨口附和,同時腦中想著此事。

這位戴著眼鏡,身材清瘦,差點從椅子上跌落的男人,名叫「奧野良孝」,四十一歲。

奧野先生自上智大學畢業後,到三大銀行之一的穗積銀行任職,原本順利的走在「優秀銀行員的飛黃騰達之路」上,但他看到的盡是大型銀行間的合併所伴隨而來的派系鬥爭,以及卑鄙的相互背叛,因而對銀行界感到厭惡,就此辭職。之後待過大型的重建基金公司,最近剛換到一家小型的投資顧問創投企業任職。

我名叫「田中修治」,三十歲。一頭及肩長髮,染成近乎金色的褐髮,破牛仔褲搭上黑夾克,以這身造型當我個人的註冊商標,另外我在早稻田的住宅街一隅,經營一家小型的設計企劃公司,底下有數名員工。

一位和我有工作往來的商業雜誌編輯,向老愛擺出時下流行的年輕IT產業社長派頭的我,介紹在全國擴展六十家店的低價眼鏡連鎖店「OWNDAYS」的創始人,同時也是該公司會長的松林先生。這個故事就是從這裡展開。

我的個性只要看到有趣的事,就會馬上想一頭栽進去,而我就像被捲入松林先生與當時握有OWNDAYS主導權的Read Business Solution(以下簡稱RBS)之間的內部紛爭般,就此扯上「賣股份」,也就是所謂「出售OWNDAYS」這件事。

當初松林先生向我懇求:「我想奪回OWNDAYS的經營實權,希望你能幫我找贊助者。」因此我以他的贊助者的身分,企圖與RBS方面交涉,但在聽聞內情後,對於松林先生罔顧員工和相關人員感受的任性態度,以及傲慢的自我主張,我也逐漸無法忍受,就這樣不知不覺間與理應是敵對的RBS站在「同一陣線」,開始接受他們的諮詢。

約莫兩年前,OWNDAYS在創業者松林先生亂無章法的經營下,欠下大筆,身為大股東的RBS看不下去,從松林先生手中奪走經營權,投入重整工作中,但使不出有效的手段,公司情況更加惡化,最後瀕臨破產。

確認接連兩期出現赤字,再這樣下去,無法取得銀行的融資,連下個月的薪水要正常發放都有困難,眼看這種情況已成了既定路線,不知該如何處理OWNDAYS的RBS,只能從「民事再生」和「拋售撤退」這兩個選項二選一。

於是當時的我利用自己的人脈網路,向我認識的老闆們介紹這個案件,找出有可能接手的對象後,我打算擔任OWNDAYS轉賣的仲介人,藉此賺取手續費。於是,當時我一面從事設計公司的本業工作,一面用自己的方式擬定OWNDAYS重整計畫,並代替當時還不敢公開說要轉賣的經營高層,與眾多企業的社長或負責人接洽,暗中找尋買家。

那時我還很欠缺財務和會計方面的知識,於是請朋友協助辦理OWNDAYS這起轉賣案件,這位朋友便從他的創投公司派出奧野先生這位金融專家和我一起負責這起案件,協助我對OWNDAYS展開盡職調查(對投資對象的企業進行資產評估)。

「修治先生,這樣真的好嗎?明明只有二十億的營業額,卻有十四億的負債,這就像兩噸重的卡車貨架上,載著一.四噸的砂石。這種卡車重量太重,施展不出速度,同時也很難駕駛。遇上彎道,往往也過不了彎。不管什麼時候翻車釀成車禍,都不足為奇!」奧野先生這例子舉得真好。我滿心感佩的說道:「哈哈哈,有道理。如果以兩噸重的卡車載一.四噸重的砂石,就沒辦法好好跑了。」

「就是說啊!最好還是別抽這種爛籤比較好!與其背負十四億的債務,還不如從零開始,建立自己的全新事業,這樣才是明智之舉。」

奧野先生可能是看出我真的想收購OWNDAYS,感覺他就像在開導一個渴望得到玩具的孩子般,帶著有點受不了我的表情,很努力說服我打消收購計畫。

但我不認輸,繼續提出反駁。

「嗯......可是,如果把砂石全部卸下的話,感覺不就變得輕快許多嗎?就算是沉重的卡車,但要是能學會安全駕駛的技術,之後就能自在的操控變輕快的卡車。而且,要是把債務都還清的話,之前用來償還銀行貸款的數千萬金額,就能每個月都完好的留在公司內了。想到這點,會不會開始感興趣啊?」

我這樣說,連自己都覺得有點樂天過了頭,奧野先生以食指托起金屬框眼鏡的鼻梁架,冷靜的說道:

「總之,我是財務專家,而且從我前一個工作開始,便經手許多企業重整的案件。依據我的經驗,我要先給你個忠告,你要自己買下OWNDAYS這件事,最好要三思。十四億的負債實在是太沉重了。如果你是一家大企業,而且資金充足,或者是OWNDAYS有利可圖,那還另當別論,但請恕我直言,你的公司只是一家沒財力也沒信用的創投企業,無法應付一般的增資。在這種狀態下要收購,實在太勉強了。勸你最好別這麼做。這簡直就是自殺的行為。」

「哈哈哈,不要這麼明確的否定我嘛。就算是我,也不想眼睜睜看著自己失敗啊。一開始我原本是想仲介別人來收購,而製作它的重整計畫,不過,每天從早到晚看著那份計畫,我愈來愈覺得,要是我的想法能讓OWNDAYS正常運作的話,這家公司不就能成功重整嗎?而且,當我四處參觀OWNDAYS的店面時,我覺得這家公司不像大家說的那麼糟。」

「沒那麼糟嗎?」

「沒錯。公司的資金周轉確實是相當拮据,不過實際到各地的店面參觀後發現,店裡有不少工作人員,都很以公司為傲,充滿朝氣。而且店內打掃得很仔細,連看不見的地方,也都整理得有條不紊。照理來說,當公司開始腐敗時,就會如實的顯現在這些事情上。如果以剛才說的卡車為例,這就像處在超載的狀態,但引擎和行車系統卻都還很正常......就像這種感覺。」

「也就是說,不及格的是司機,只要換掉司機,公司應該就能好轉......這是你想說的嗎?」

「哈哈哈。沒錯,就是這樣!而且我也已經快三十歲了,身為一名經營者,我有很強烈的企圖心,想藉此放手一搏。只不過,我的公司規模小,又是個既沒資金也沒信用的年輕老闆,為了抓緊好機會,就得選大家都不想碰的案件,就像這次的OWNDAYS一樣,如果我不自己主動把手伸進熊熊烈火中,又怎麼能抓住機會呢?」

我將眼前的菸灰缸塞滿菸蒂,不斷把香菸送進肺中,熱血激昂的努力說服奧野先生。

如果連眼前這位財務會計專家都無法說服,那就更遑論未來了。

奧野先生誇張的用雙手揮掉瀰漫眼前的白煙,頻頻眨眼說道:

「拜託......我很討厭菸味,你就饒了我吧。原來如此......我大致可以明白你的想法。既然這樣,請容我再問一個問題。你為什麼對OWNDAYS這麼執著?還有很多其他的收購案,如果是企業合併收購的案件或諮詢,現在應該多得是才對啊?」

剛好那時候美國的次級房貸爆發危機,股價跌破紀錄,全球同時高喊不景氣,看不見未來的經濟狀態不斷持續。

在全球引發更大風暴的雷曼兄弟事件,更在半年後襲捲全球,連日本也陷入前所未有的嚴重不景氣中。它的前兆已開始出現,到處都傳出倒閉、民事再生等沉重的話題,幾乎每天都會從同樣是經營者的同伴們口中聽到。

我略微端正坐姿重新坐好,並開口道:「我對OWNDAYS如此執著的原因,是這個『業界』。因為OWNDAYS算是存在於『眼鏡業界』。像居酒屋連鎖店、紡織業、咖啡廳......每個業界一般都已經有超強的業界龍頭存在對吧?例如說到咖啡廳,就想到星巴克,說到紡織業,就想到ZARA。既然難得有機會收購企業,想要放手一搏,就得在這個業界成為世界第一才行。先不談能否實現,就算是吹牛也無妨,首先就得以世界第一為目標。不過,幾乎在所有業界,那些國際性的大企業都早已握有市占率,而且這些大企業每天都在建構極具壓倒性的經商手法和服務,持續進化,不斷努力。因此,就算公開說要『以成為世界第一為目標』,但心裡還是會覺得『反正也不可能辦到』,最後淪為是在說大話,或者是周遭的人覺得我光說不練,而不會真心想要追隨。不過,試著調查眼鏡業界後發現,具有壓倒性實力,『非它莫屬』的公司,目前還不存在。我也跑到號稱日本眼鏡業界規模最大的店家去觀摩,但感覺就像是隨處可見的『路邊眼鏡行』。與其他連鎖店相比,找不到有什麼連外行人也看得出的『壓倒性差異』。如果光憑這樣的完成度,就能成為業界第一,那我也有可能打敗它。我隱約有這種感覺。」

奧野先生露出心領神會的神情。

「原來是這麼回事。你想在尚未有壓倒性力量的龍頭存在的眼鏡業界放手一搏,是這樣沒錯吧?」

我滔滔不絕的接著往下說:

「而且,別光看那十四億的負債,也一併看它二十億的營業額吧!說到這二十億是由誰賺來的,當然就是現在OWNDAYS的工作人員,雖然人數不多,但全國各地卻有許多顧客對這些工作人員所提供的服務和商品做出二十億日圓的消費。換句話說,現在OWNDAYS的工作人員至少還擁有一年創造出二十億產值的能力,不是嗎?」

「的確,你想說的我懂。眼鏡和單純的販售不同,它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在視力測量和鏡片加工這一塊由人創造出的『附加價值』上,其毛利率高達六十%到七十%。假設毛利率為七十%,則十四億的價值是由現在的OWNDAYS員工所創造。」

我愈說愈帶勁,為了徹底說服奧野先生,我繼續接著說:

「沒錯!一年二十億的營業額,十年就有兩百億。相對於兩百億,十四億不過只有七%吧?為了區區七%的債務而裹足不前,就這樣白白讓一個十年可以創造出兩百億價值的公司就此倒閉,不該這麼做吧?」

「仔細想想,你說的確實也不無道理。但請你仔細想想,目前的經營高層不是正打算以三千萬不到的價格拋售『每年創造出二十億產值的公司』嗎?一般都會認為,他們恐怕存有比十四億的負債還要嚴重的問題。」

就像在測試我有多大的決心似的,奧野先生從閃著寒光的眼鏡底下投射出銳利的目光,強烈煽動我的不安。

這並非單純只是不安,這項推測之後果然猜中,在收購之後,多次將我們逼到懸崖邊,差點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總之,我決定要報名收購OWNDAYS。所以奧野先生,今後為了收購OWNDAYS,請為我出力吧。等我收購成功時,再一起投入重整的工作中吧!」

「咦?」

我半強迫的為這場討論做總結。

面對這唐突的提議,奧野先生大為驚訝,一副沒聽懂我話中含意的模樣。

「因為,要進行OWNDAYS的收購和重整,絕對需要一位熟悉其財務內容,而且能在沒有主要往來銀行的情況下,耐心十足的與十一家銀行團交涉的CFO(財務長)。奧野先生,你是目前唯一的適合人選。所以在收購後,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入主OWNDAYS,由你負責財務以及和銀行交涉。請多指教!一切就拜託你了!」

原本我理應是以投資顧問的身分,客觀調查OWNDAYS,但卻在不知不覺間即將成為這齣收購劇的當事人。

如果反對,奧野先生只要當場拒絕我的提議即可,但他並未拒絕。

似乎連奧野先生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就像受到無法擺脫的命運紅線所操控般,漸漸被拉向狂風暴雨的中心,奧野先生或許也被這種感覺緊緊包覆吧。

我沒等奧野先生回答,便單方面說出我的要求,然後將擺在桌上的菸盒塞進大衣口袋

裡,快步走出店外,這天的會面就此結束。

日本快時尚眼鏡OWNDAYS在臺灣的門市景況。(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二○○八年二月

果真如同我向奧野先生所宣告的,我成功收購了OWNDAYS。

某外資金融機構也報名說要收購OWNDAYS,但由於結算的內容慘不忍睹,他們又提

不出具體的重整計畫,最後自動放棄。

因此,最後只剩我一人舉手,我以個人名義承擔三千萬日圓的增資,取得OWNDAYS七十%以上的股份,成為新的最大股東,同時擔任代表取締役一職。

接受我提議的奧野先生,則以投資顧問公司赴派的形式,加入OWNDAYS,擔任財務會計的負責人,扮演起OWNDAYS負責與銀行交涉的角色。

一個細雨靜靜飄降,隨時都可能轉為下雪的寒夜。

位於六本木十字路口的ALMOND二樓的一隅,在全國OWNDAYS的工作人員都還不知道的情況下,肩負OWNDAYS未來命運的新社長和CFO已悄悄誕生。

當時一百個人當中,有一百個人都很篤定的說:「OWNDAYS絕對會倒閉。」而我們就在這樣的局面下,悄悄揭開OWNDAYS進擊的序幕。

●本文摘錄自時報文化出版於10月5日最新上市之《破天荒不死鳥:平價時尚眼鏡OWNDAYS永不放棄的再生傳奇》。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咖啡廳 債務 時報出版 閱讀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開創新的跳躍法!跳高傳奇福斯貝里如何掀起「背越式」改革

老師也可能是壞人,避免熟人性侵,女孩必學重點防範

職場上據理力爭是對的嗎?這3種「顧人怨」的話最好別說

忍不住追求恐懼的感受,原來是出於想打破單調的「日常性」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