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吧

HOME電子書言情 輕小說愛情 羅曼史 〉 昨日,蔚藍

  • 昨日,蔚藍

  • 作者

    張苡蔚

  • 出版社

    博碩文化

  • 出版日期

    2017-05-10

  • 線上出版日期

    2017-05-22

  • 分級

    普級

  • 語言別

    繁體中文

  • 發行格式

    EPUB

  • 支援載具

    (說明)

  • 定價160元
  • 售價5折 80元
放入購物車 免費試閱

書籍資訊

他和她的開始只是各取所需,兩人卻在相處之間培養出濃烈的愛。她漸漸不去在乎卑微的身世,他試圖反抗父命,解除政治婚約,而命運極其能事地捉弄他與她,親情、友情都成為羈絆……

作者簡介

華文驚悚推理小說作家、三嘻行動哇專欄作家,曾獲第二屆電信創新應用大賽文學創作簡訊組首獎。出版《雙併公寓》及數本電子書,散文、小品、現代詩等各類作品偶現各大報刊小角落。

作者簡介

第一章
他和她相遇於純粹的風花雪月中。

那不專屬於他倆,綺絢多姿的霓虹、時而搖滾時而抒情的音樂、酸甜苦辣兼具的酒精,在場的皆能享用,連酒杯腳邊落單在黑漆桌面上的水汗子也晶瑩舞動著。
環境鋪陳出來的迷醉密密實實,沸騰了所有情緒,張掛的極致的喜怒哀樂中難得幾個粗陋的空隙,他偷瞧了她。
穆之鋒第一次來到「黛兒酒吧」,為的陪伴他失戀的好友朱金買醉。
向來不習慣聲色場所,穆之鋒拉了另一位好友唐華辰一道。三人先去了酒廊,鶯鶯燕燕圍繞,有長腿、有美胸,朱金卻一會兒嫌這、一會兒嫌那,沒一個小時便埋單走人,接著他便帶他們來到這兒。
老闆秦黛兒招呼過朱金,見是他進門,即親自去接待。
她雍容華貴的,精緻妝容、閃亮奪目的珠寶首飾、一襲黑緞子高級訂製晚禮服,看似與滿室休閒穿著的客人格格不入,其實就她最合適此地,可以無聲無息化身於無,或者迅速與燦麗燈火相輝映。
「黛兒媽,叫妳店裡最正的妞都過來坐!」朱金大氣地晃動碩大的腦袋,帶動也碩大的身軀搖擺起來。
「這當然,不過先讓我認識、認識你兩位帥哥朋友呀!」秦黛兒熱情的。
「這個姓穆、這個姓唐,跟我一樣都是老子有錢的小開!好了,去叫妞來!」朱金腦裡只有妞了。
秦黛兒沒起身,媚笑著睨朱金一眼,再嬌柔地拍拍朱金厚軟的面頰,然後和穆之鋒、唐華辰說起話來。
舉止著著實實把朱金當小的,因秦黛兒認為皆為不到三十歲的富豪二代,穆之鋒與唐華辰更值得交際。
秦黛兒走闖酒界非一天、兩天,將近三十年的閱歷,瞥人兩眼就能知曉對方多少斤兩。朱金雖狂傲自大,肯花錢即為好客,而長得像頭豬、腦袋也如豬一般程度的朱金帶來的這兩位人模人樣的朋友不但生得俊俏,氣質高貴,口袋裡更是深不可測。
和穆之鋒、唐華辰交換了名片,秦黛兒離座前交代道:「兩位少爺第一次來,我得先聲明,這兒不是酒廊、酒家之流,我這兒的公關小姐只陪你們喝喝酒、聊聊天。」
「懂啦!不能摸、更不能帶出場睡嘛!」朱金直接幫她把話說白。
一會兒後,公關小姐入座。
三個男人、四個女人,穆之鋒左邊是思夢、右邊是綠芙。思夢老被朱金拉著聊天,綠芙要他先說話才有話說,他顯得孤單了,還得讓圓桌那頭唐華辰不斷的哈哈笑聲洶湧衝撞,使他不得不瞥眼去讓唐華辰陷入幾近忘我境界的元凶,那喚作伊妮的女孩。
黎伊妮坐在最邊,很能說、很能喝、很能玩,從划酒拳到賭骰子,唐華辰沒贏過一回合,已滿面通紅卻也開懷暢快。有她坐鎮那兒,這張桌子由朱金肥胖的身子為中心分半,兩個世界了。
黎伊妮察覺到那半的沉悶,發動團體遊戲來,讓穆之鋒也得置身歡樂喧囂裡頭,而真喝起酒,她鐵面無私,非要在座每個都到達七分醉以上,無一可赦,所以她讓他感到刺眼。
她嬌小玲瓏、活潑好動,雅致套裝掩飾不了其實不大的年紀,瓜子臉上最漂亮的是一口菱角嘴,不算大的眼睛配了小巧不挺的鼻子反而剛剛好。她稱得上清麗可人,但好囂張、好跋扈、好凌人!
穆之鋒得為敗陣下來的兄弟們挺身而出,於是一場戰役隔著圓桌最遠的距離開打!
單挑需心機、需膽識的骰子遊戲,他以為自己勝券在握,沒想到是一路輸,但他不認,一回合再一回合。
穆之鋒思考策略時,黎伊妮得意地笑了,對於他的專注和認真。
店裡總是昏暗的,像是攏了層霧,淒淒迷迷的、朦朦朧朧的,卻能讓什麼都好看很多,不過於她眼中,他的缺點清楚明白得駭人!他輸不起呀!玩遊戲玩到真動起腦筋,他是真想贏她,不為吞不下一口酒,他為一口氣!而她最不喜歡這種計較輸贏的傢伙!
穆之鋒渾然不覺被打量、被討厭,仍以早讓酒精鯨吞蠶食的腦袋苦思存活之路。
他真不喜歡輸,尤其輸給一點兒都不用心的她!她怎麼可以老在說話、老在理著後腦杓上由長髮盤結的髻!
唐華辰一聲慘嘶後嘔吐起來,穆之鋒終得棄守已成困獸之鬥的僵局。
秦黛兒來結帳,順口就說:「三位少爺今天還玩不夠的話,明天早點兒來,我們伊妮過生日!」
穆之鋒望向黎伊妮。
她沒發現他的注視,笑著看了看錶後對秦黛兒說:「快十二點,就要到了!」
昏花醉眼中,她的笑容分外迷離又迷人,穆之鋒卻將其視為一種挑釁,恨得咬牙起來,不過也下意識地看向腕上的錶。
噹!心中大響一聲,時針與分針結合之際,日期格的數字跳動!
六月十一日了,黎伊妮自得其樂地歡呼兩聲。
穆之鋒失落了,而霓虹依舊閃爍、音樂依舊繚繞,酒精卻已蒸化成零,缺了這,好似什麼都錯了、什麼都支離破碎了,包含她的好與不好。
他笑了笑,對於自己心緒的轉變,但不慎與她的笑相呼應了,恨意暈散開來,他又笑了笑,對於她已凌亂的髮髻。

第二章
她讓他難寐了。

起源是他企圖組合已支離破碎的影像,來織就一項能說服自己的道理,而閉上眼,她的五官以各式姿態出現,或笑或嗔、或靈或傻,搭配七彩斑斕、有泡有星的夢幻型背景,還有中南美風、熱鬧又性感的音樂,整個是詭譎又荒誕。睜開眼時,他奮力去忘掉她和那些莫名其妙的搭景及配樂,她的吟吟笑語立即響在耳畔,縱然她的嗓音稍微稚氣,細細的、亮亮的,相當悅耳,但她的台詞總是剌耳的勸酒、逼酒之類,他得順帶想起唐華辰和地板上往他皮鞋緩緩濡流來的嘔吐物。
折騰大半夜,他才真正睡著,恍惚中最後的動能,他用來牽動嘴角,疑惑了一下為何發笑,腦海中她吆喝他喝酒的模樣正離散成雲靄……
沒幾個小時便得起床進公司,頻頻響起的手機螢幕上不時提醒穆之鋒今天是六月十一日。待辦事項非常多,一項項讓他解決掉,當行事曆上恢復空白一片,他感到輕鬆卻也忐忑。
漏做了什麼?從頭追想,一切無誤。閉目坐著,他想讓心平靜,握著手機的右手卻出了汗。
倏然坐正,他撥電話給朱金和唐華辰。
「改天吧,昨晚我喝太多,現在頭很痛。」朱金說。
「最近不要跟我提那裡,想到又想吐。」唐華辰說。
向自己承認了想見黎伊妮,他們卻不肯陪他上「黛兒酒吧」,於是穆之鋒自個兒去了,還帶上二十朵白色玫瑰和幾枝黃色滿天星搭配的花束。
「送我的嗎?」黎伊妮一來他這桌、一見花束便開心起來。
穆之鋒微笑點頭,而其實他有些緊張,心頭寓懷的一種不該存於此時此地的流離失所之感一直揮之不去。
「謝謝!你怎麼知道我最喜歡白玫瑰呢?」黎伊妮的開心是真實的。
「我覺得白色玫瑰很適合妳。」
事實上,穆之鋒只是認為玫瑰一定受女性歡迎,但紅色具有愛情的意義,還不適合他與她。在花店逛了一圈又一圈,覺得白色最好看就買了,黃色滿天星則是花店老闆添來搭色的,他沒有提供任何意見。
黎伊妮算過花朵幾支後大呼:「你連我今天過二十大壽都知道呀!」
穆之鋒又以微笑回應。
只是湊巧、只是覺得二十支花包起來剛剛好,花束不會過大或過小。
並不刻意便順應了她的喜好,他想他與她是有緣的。他很喜悅,但這份情緒還不得流露。
黎伊妮把花束拿到休息室擺放,出來時讓秦黛兒叫去別桌招呼客人,見過的思夢和綠芙輪流來與穆之鋒聊天。
他心不在焉的,屢屢望去穿梭各桌的黎伊妮。
她的妝容、髮型和昨兒一樣,身上也仍是套裝,說話、笑容都是一樣的好囂張、好跋扈、好凌人,但整個的她進入他心中之後卻是很不同的。
今晚「黛兒酒吧」的生意格外好,穆之鋒一個人的時候多,一回,秦黛兒蓮步輕搖地過來。
心情複雜,穆之鋒叫的一瓶威士忌沒喝多少,秦黛兒逕自拿個酒杯,一斟就是大半杯,也替他的杯子斟到滿。「黛兒媽陪你喝一杯!乾!」
悶著也悶著,穆之鋒真乾了那一杯。
秦黛兒靠近他些,「穆少爺,我也知道你來是想陪我們伊妮過生日,不過今天這大半場的客人都是來陪她過生日的,我真覺得很對不起你。」
「沒關係。」穆之鋒大方的。
「要伊妮在你這兒坐得久些也行,多請她喝幾杯酒就可以。」
「我沒有阻止她喝我的酒。」
「我都忘了昨兒不是你埋單,原來你不知道我們這兒的消費模式呀。」秦黛兒就直說了,「公關小姐們喝的酒和客人的不一樣,叫作大酒,一杯三百元,也不是真正的酒,只是代表性的,你想哪位小姐多陪你聊聊,可以多請她幾杯。」
穆之鋒終於暸解為何思夢和綠芙一坐下來便問可不可以請喝杯酒。
錢可以解決的事情就不叫作事情,穆之鋒說:「我想伊妮就坐我這兒要多少杯?」
秦黛兒笑了笑,又斟起酒來,動作慢得彷彿將停滯。
方入喉的一大杯酒開始竄流體內,穆之鋒身子熱了、心情急了。
「今兒的日子不太一樣,」秦黛兒開口的時機恰恰好,「要伊妮坐下多是五杯起跳,八杯、十杯的不在少數,有桌客人當送伊妮生日禮,買了二十杯。」
「我給兩百杯,夠不夠?」
才將酒杯端至唇邊,秦黛兒動作遽然加速,「伊妮馬上到!」她放下酒杯、走人。
不一會兒,黎伊妮回來,八分醉的,讓她看起來親切許多。
「謝謝你。」她摀著眼睛笑。
她使著很不同的聲調,毫無霸氣、軟綿綿的,穆之鋒卻覺得刺耳,且感到那口豔紅的菱角嘴更加刺眼,而那些由耳和眼傳至心中,又不一樣了,但當雙手拿下,她又豪邁了,喚服務生拿來骰子和骰盅,與他展開大戰。
晚安曲響起前,他贏多輸少,他笑中的一份傲然卻不是因為這,而那感覺難以言喻,總之,他發覺了她好可愛。
一個晚上在一間不到二十桌的小酒吧花掉將近七萬塊錢,穆之鋒另外得到送黎伊妮回家的機會,不過秦黛兒隨行。
黎伊妮上車便睡,頭擱在秦黛兒腿上,讓穆之鋒送的白玫瑰和其他禮物簇擁。穆之鋒在前座,只能藉由照後鏡探看她,不能否認他有些鬱悶的,而計程車司機一撥音響,當紅的拉丁歌手開唱,他差點兒噗地笑出來。
符合幻想的,就只差有泡有星的背景!
再看看她,不知覺地,他開了條渠道,引了那成一彎河水的微笑嘴型流進心中。